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找回密码
 注册通行证
查看: 572|回复: 1

蔡文姬同人帖子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20

积分

小前锋

Rank: 3Rank: 3Rank: 3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升级   0.67%

论坛声望
47
在线时间
3 小时
精华
0
帖子
6
发表于 2018-2-5 13:56: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所有 于 2018-2-12 00:14 编辑

17服-tara专属服  ID:yyb1271078817    回沉孤
         我的愿望很简单,我只想和我的心上人携手,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没有战争的残酷,没有命运的阻挠。家人都平安康健,仅此而已,可是为什么这最简单最平凡的愿望却不让我实现呢?一世长安,一世长安真的只是空谈么,为何我不能像卓文君那样有一段“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爱情,罢了罢了,《悲愤诗》怎样,《胡笳十八拍》又怎样,都随着琴声飘散吧。
         小女蔡琰,东汉陈留人氏,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家父蔡邕,当世文章书法皆有名望,小女受家父熏陶,文学,音律,书法,皆有所学。那时的我,天真烂漫,成日只是沉浸在琴 书之中,想来这就是这一世中最快乐的日子了吧,小女的夫君卫仲道是河东世家,祖上有卫青大将军与孝武卫皇后,夫君与小女志趣相投,每每谈论诗词歌赋时都会各抒己见最后又异口同声,原以为可以和这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可以相伴到老,共度一生,可好景不长,夫君早逝,而小女与夫君当时尚都年少又都醉心诗赋,没有生下子嗣,夫家以我为克夫之人,将我赶回了娘家,夫君已故,小女已心灰意冷,在哪又有何区别呢,只想余生寄情于诗书 琴赋了此一生。然祸不单行,家父因受董卓牵连锒铛入狱,不久便死于狱中,往日家里络绎不绝的宾客随着家父的入狱也避之躲之,最后树倒猢狲散。家道中落,小女无有所依,只得回老家,然天下大乱,何处为家,关中战乱,匈奴乘机入侵,一路烧杀抢掠,在一次抢掠中,小女夹杂在难民之中本打算逃出城去,可奈何在城门口突然出现一队胡人将我们截住,为首之人鲜衣怒马,一看便知不是普通胡人将领,他骑着马围着我们一圈一圈的走着,用猎人一样的眼神审视着我们。忽然他看向了我,开始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之后又仔仔细细从上到下的端详了我,然后哈哈大笑对着周围的胡人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胡语,便直接下马将我扛起扔上马背像战利品一样驮着准备带走,(那个时候匈奴劫掠会将货物放在马头,而女人放在马背后面捆绑起来驮着)在刚要调转马头之时,嗖的一声,从远处一只离弦之箭便奔着这胡人面门而来,但还是被他轻松闪过,只见远处一位身着狮盔银铠的少年将军提着一杆精钢亮银枪跨下骑着黄骠马,便向他杀来。胡人首领侧目怒视立刻也策马像这位将军杀去(我被扔下去了。。。。。),俩人你来我往打的难分难解之时突然响起号角之声,胡人首领身后的随从立刻用胡语像他大声呼喊(王爷,该回去了,单于还要召您商议军情)。这位胡人将领听后渐渐后退到队伍中后便对着那位将军用蹩脚的汉语说着:你很厉害,我今天很开心,如若不是本王有要事,我一定要将你的头颅带回去。“大言不惭,胡匪快快放下百姓,下马受死”“哈哈哈哈,小子,我欣赏你,今日本王便给个面子,只带这一个女人,如果在敢与本王叫嚣,我便将这些人都杀了,在一把火烧了你这城池”“呆,狂妄胡匪,快快下。。。。。。”“将军,小女子只是普通之人,性命轻贱,不牢将军在为我费心了,用我一人换一城百姓平安,小女愿意”“姑娘.....”“将军大恩,小女永世不忘,如有来生小女愿舍命以报”最后,在那个首领的大笑声中我被他驮着掠到了匈奴,可我的心确留在了陈留城里,虽只是一面之缘,可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位年轻的将军,他的勇武豪气 意气风发他的一切一切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脑中,虽然我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可是有来生么?我这样的人会有来生么?罢了罢了。后来我知道了那个首领是匈奴贵族中最尊贵的左贤王,那位将军只是一位小小的校尉,在匈奴劫掠之时太守早已弃城而逃,他不忍百姓受苦,带领手下保护百姓,就这样我被那匈奴左贤王强行纳为侧妃,明为侧妃,但只是奴隶而已。小女早已了无牵挂,只想一死了之,忘却尘世中的种种仇怨,去寻那向往的来世。在我即将饮下毒酒之时,胸中恶心难忍,吐意不已,打翻了的酒杯,正好被左贤王看见,将我救下,在被医生诊断身体之时却发现我已有三月身孕,我要做母亲了么?我以后不会在孤孤单单一个人了么?这个消息让小女在万念俱灰之际如一道温暖的阳光照亮了我,让我又重新燃起了生的渴望,小女要为自己的孩子活下去,不管上天对我多么不公,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因为我不再是一个人!
      在匈奴12年,日子过得清苦,不比故土安逸,经常思念故土,想念那位将军,但现在我不是一个人我有两个可爱孩子,我仍然很开心, 本打算余生要为了阿迪拐,阿眉拐(他在匈奴生的俩孩子)而活,可是命运又早一次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我颠沛流离,远离故土之时,小女的国家有一个人已经平定了北方诸强,又将当朝天子迁到洛阳,挟天子以令诸侯成为了宰相,俨然成为了天下之主,这便是在小女儿时常来家中受家父教导的曹孟德,他偶然得知我被劫掠去匈奴便立刻派人与匈奴谈判,重金将我赎回,什么?小女在有生之年可以回到了么?还可以见到那位将军了么?可我要和我的骨肉分开了永生永世无法再见了,我又要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世上漂泊了么?我想回去,想回去看看久违家乡的一草一木。我又不想回去,回去了我便会永远失去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可我没有选择,我只是一名弱女子,只是一个chouma而已。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在汉使的无数次催促下,我恍惚的登车踏上了“故乡”之路,12年的生活历历在目,滴滴入心,这车轮辚辚的转动中,我谱下了《胡笳十八拍》那便是我这12年的一切,归乡是喜是悲一切尽在曲中。
       在使者的卫护下我又回到了家乡陈留,原以为还会一切如旧,可这里早已物是人非,哪里还有我的栖身之所,经过多方打听,我又知道了那位将军的消息,他跟随曹操南征北战,夺徐州,战袁绍,征乌桓,早已成为了战功赫赫的骠骑将军,早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我只是一个被胡人掠走的残花败柳,还是将这份心意深深的藏在心底吧,不要说出来,你不配。记住!你!蔡文姬!不配!
       在曹操的安排下我再一次“出嫁”了,他叫董祀,刚刚20岁意气风发,一表人才,很优秀,可是我的心已经死了,子都,邹忌又能如何,而且我知道,他不喜欢我这个不祥之身,他只是在他的压力下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我,事已至此又能如何,我早已忘了被爱的感觉,早已不记得爱一个人的感觉,彼时相敬如宾,在抚琴,早已阴阳两隔,繁华进,寂寞如旧,还顾之兮破人情。心怛绝兮死复生,那夜我披红衣做妆,取古琴轻弹,弹起了司马长侍的《凤求凰》,很久没有弹琴,都有些生疏了,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琴声中,我看见了父亲,看见儿时他对我的教导。看见了仲道,看见了他在和我讨论诗赋,愿这曲《凤求凰》可让天下之人皆可一生一世长乐安宁,而我,在这胡笳幻境中有琴声相伴,足矣
      
                                                              
                                                         雁飞高兮邈难寻,空肠断兮思愔愔
                                                                                                                                                                                    

                                                                                                                                                                                    





                                                                                                                                                                                  蔡文姬
2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Archiver| 手机版| 浙B2-20090296

GMT+8, 2018-7-17 19:53

© 2008-2012 杭州电魂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X2.5 Licensed

回顶部